第三部 第29章 酒後

-

但等他追出去時,哪裡還有人?

給她打電話,掛了。

給她發微信視頻,也拒接了。

這好像還是這麼多年來,他第一次主動聯絡她,平時都是她主動聯絡,他看心情回覆。

“陳檸回,在哪裡?我去找你,我們談談。”他隻好發資訊過去。

陳檸回走出那條衚衕之後,本想找一輛單車騎回家的,但是她太累了,全身都疼得不行,尤其是雙腿之間,所以她選擇了坐公交回去。

收到他資訊的時候,她剛坐上公交,好在今天是週日,早晨的公交還有位置,她在最後一排落座之後纔回複:“我去單位加班。”

不想說自己回家,怕他找去她家,有點後悔那天告訴他自己家的門牌號了。

她不想談,冇什麼可談的,無非就是他對昨晚的行為道歉而已。早上他那下意識地把她重重推開,已經說明瞭一切,談再多,他也不可能會喜歡她,徒增傷感罷了。

她看對話框裡,對方一直顯示在輸入,卻遲遲冇有發過來訊息,恐怕是在斟酌儘量不傷害到她的語言,她相信他的人品,不是會推脫責任的人。

但昨晚的事,要說有錯,也是她的錯,他不清醒,她是清醒的。所以她很快編輯了一條資訊發過去:“叔叔,昨晚的事,我是心甘情願的,我們都是成年人,不用把這件事想得太複雜,就當是一起吃了一次飯,解決了肚子餓的問題。”

她說得雲淡風輕,也確

實不想弄得太複雜。

但實際上,她知道,她不會再主動找他、主動見他了。

那種自己全身**被人猛地推開的恥辱感和透心涼的、心被擊碎的感覺,她不想再體驗第二次

就像之前那樣,遠遠地看著,默默地喜歡著就好了。

公交車外,車水馬龍,天高地闊,城市繁華的街景從她眼前一一掠過,腦海裡忽然閃過天高任鳥飛這句話。

她額頭抵在公交玻璃窗上,靜靜地看著街景,想起自己從大山裡拚命往外跑的場景,想起高三複讀她每天隻睡四個小時的日日夜夜,想起在外交學院為了練標準發音,每天戴著耳麥聽到耳膜炎,含著石子說話,口腔被磨破血,所有的辛苦即為了他,但更多的是為了自己擁有更廣闊的天地。

所以,她做到了啊,有失必有得,這世間,哪有什麼好事都讓她占了的。

如此想,便瞬間釋然了。

她下了公交,回到家好好洗了一個澡,然後拉上窗簾,上床什麼都不想,昏天暗地睡上一覺。

宋京野的訊息在她回覆要去加班後,過了一會兒纔回,問她加班到幾點,他去接她,但是她當時拿手機刷卡下車,冇有回,後來也就不想再回了。

宋京野整個人陷入到巨大的痛苦之中,昨夜種種相擁糾纏的畫麵在腦海裡一幀一幀清晰起來,他不是重欲之人,這種親密行為,他一直執著地認定要在兩個相愛的人之間發生,否則寧願

用手,也絕不找人隨意發泄。

但他找了陳檸回,一個他看著長大,當成晚輩的小姑娘,他為自己的“獸行”感到痛苦和愧疚。

床單上的那抹紅色更是一直挑動著他的神經,一跳一跳地刺激著他,他沉默地把床單捲起拿去洗衣房,扔進洗衣機。

整個宋家的氣氛怪異,宋母幾次看他欲言又止。

昨晚他房間的動靜不小,原以為今早起來,會看到兩個甜甜蜜蜜的人,結果,一個比一個臉色陰沉。

宋母看不下去:“小檸一早就走了,你是不是氣人家了?”

宋京野沉默地看她一眼,忽然問:“昨晚她為什麼會在我房間?”

宋母一愣:“你自己喝醉了不知道啊?”

“喝醉了也有司機,或者有你和家裡阿姨。”他的房間從來冇有女孩子進去過,讓陳檸回一個小姑娘送他回房間就很不合理。

宋母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,但很快掩飾過去:“哪有你想的那麼複雜,正好是她送你回來,就讓她順便送你回房間了。你自己對人家有意思,睡也是你自己睡的,你不能翻臉就不認了。”

宋母說完,又看了眼洗衣房裡轉動的洗衣機,“而且小檸是第一次,你好好安慰安慰人家,彆傷了人家的心,她今早哭著跑出去的。”

“哭了?”宋京野一聽,眉心皺起來。

“哭得可傷心了。”宋母誇大了說,實際上,她看到的隻是紅了眼眶。

一上午在家,宋京野都坐立

難安,到了中午就開車到陳檸回所在的單位外邊等著了,給她發了資訊,說中午出來吃飯,但是石沉大海,冇有回覆。

手機看了無數遍,等待的滋味並不好受。

她單位的辦公大樓宏偉莊嚴不亞於他的單位,所以也是戒備森嚴,普通人根本進不去。他在車內等到下午,無法,隻能拖關係,找人帶他進去。也是被衝昏了頭,這點小事就找人,以前絕無僅有的。

來人帶他走了好一會兒,又乘坐電梯,最終纔到陳檸回所在的翻譯部。即便週日,依然很多忙碌的身影,這棟大廈一天24小時,一週七天,都冇有空閒的時候。

翻譯部裡出來一女生看了眼宋京野:“請問您是哪位?找她什麼事?我幫您轉告。”

女生是陶開顏,她看眼前的男人氣度非凡,不像是普通人,所以態度很好。

“她今天冇來加班嗎?”宋京野有點失望。

“她這週末休息。”

宋京野便什麼也冇說,轉身離開。

學會騙他了還。

她住的公寓不遠,就在她單位的附近,所以他直接步行過去。

陳檸回是被敲門聲給驚醒的,因為拉著窗簾,室內昏暗,不知道幾點,看了眼手機,纔看到宋京野給他發了幾條資訊,還有幾個未接電話。

敲門聲又傳來,聲音很大。

“陳檸回,在裡麵嗎?”他急切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宋京野是真急了,打電話冇人接,按門鈴也冇響,隻擔心她出什麼

意外,早晨他的態度不好,又聽他母親說她是哭著出去的,心下更是擔心不已,所以敲門的聲音越來越大,再不開門,他要直接踹門了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